台灣文史新訊 漁夫詩歌集 詩解圖說 討論區 留言版
 
【台灣話-世界詩壇發聲】
◎封面.封底
◎台灣四佰冬 第一部史詩
◎第27屆世界詩人大會
◎目錄
◎新聞報導
◎第27屆世界詩人大會手冊封面
◎現代詩-禁果
◎第27屆世界詩人大會手冊封底
◎合影留念
◎感謝函
◎附 錄
【新作發表】
◎詩歌
【台灣白話史詩】
◎封面.封底
◎序文
◎第一輯 台灣史前史考記篇
◎第二輯 公眾人物詩評集
◎第三輯 附錄
【歸隱田莊】
◎封面.封底
◎序文
◎第一輯 台語詩作
◎第二輯 華語詩作
◎第三輯 附錄
【父親大人回憶錄】
◎父親大人回憶錄
【台灣七字仔三百首】
◎台灣七字仔三百首
【台江詩刊】
◎台江詩刊
【台灣文史營】
◎第一屆台灣文史營
◎第二屆台灣文史營
◎第三屆台灣文史營
◎第四屆台灣文史營
【土城子簡介】
◎土城子簡介
【台灣白話三字經】
◎台灣白話三字經
【虎尾寮庄志】
◎虎尾寮庄志
【臉書集】
◎臉書集(2015)
◎臉書集(2016)
【第32屆詩人大會】
◎詩人大會手冊
◎詩人大會詩集
【世界柯蔡宗親界總會】
◎東南亞歷史最悠久的宗親會所
◎蔡侯仲胡公陵園
◎世界柯蔡宗親雜誌
◎祭祖懇親
 
◎台灣白話史詩 / 七子大師一氣呵成之作-鹿耳門漁夫詩集序
   莊柏林
 

莊柏林序於一九九六年六月


  鹿耳門漁夫於一九九六年六月來信,要本人就其將出版詩集寫序文。本人自頭到尾讀了了,猶感意未盡,可見漁夫詩集氣味,有連續性。主要吸引人的點,在於自然的韻律佮尾句的韻腳,尤其台灣白話史詩,三、四十行七字仔詩,有時會凍用同一韻腳,產生一種順口溜,讀者自然會對著字句唸出來,雖然較長的詩行,也會轉調轉韻,攏是一氣呵成之作,堪稱七字大師。
     「山地姑娘好舞蹈、十六少年學大哥」
     「遊山玩水無煩腦、十六世紀風雲起」
     「海賊道乾姓林伊、帶領匪徒打狗匿」
  即自「十六世紀風雲起」轉調轉韻,又自「明朝都督咫j猶」「海賊性命尚介短」與「海賊芝龍介有福」再次轉調轉韻,其多變也無影響其詩質。
    漁夫詩集第一篇「台灣白話史詩」,自第一首台灣原早生番島到第十四首光緒皇帝治台廿年,自南語民族、荷蘭據台、鄭氏朝至清朝割台乎日本為止。漁夫對台灣豐富的歷史意識,對台灣清楚的地理環境,可見伊無時無刻攏佇充實自己。自台南土城仔出世,台南市長榮中學高中部畢業,一方面經營事業,來回台加間,即令在加拿大溫哥華,仍然詩潮泉湧,無非對台灣這塊土地佮人民的愛與央望,伊的氣質,仍受文藝洗禮,顯非凡夫俗子也。
  漁夫詩集,雖分台語與華語,本人較喜愛台語部份,因為台語是伊的所長,對台灣史及現在政治生態的了解較深,華語部份顯然無法相比。尤其伊所講荷台郭懷一之亂、康熙治台朱一貴之亂、乾隆林爽文之亂、嘉慶蔡乾之亂,均有詳細的描述。伊以七字調處理,是自然的韻律、天生的歌謠。
     「要吃三頓拼老命 未吃先喊主的名」
     「好得何斌帶路圖 延平郡王媽祖助」
     「可惜文人多折磨 朝中奸臣一大拖」
     「對待台灣第一惡 官兵三年一調度」
     「流水破布無所靠 看破緊找平埔某」
     「那知一去不回頭 家裡爹娘已經老」
     「歌仔戲棚牛車輪 布袋戲文仙拼仙」
     「攻入彰化號順天 龍袍加身坐高顯」
     「南部叫做下港人 出產蒜頭兼青蔥」
     「海上貿易熱滾滾 滿清大官亦閣睏」
     「正港淡水副雞籠 艋舺滿街是洋行」
     「協議番王訂分寸 台灣主權變混頓」
     「光緒算是朝代尾 戰爭打贏亦著賠」
     「清國賣某做大舅 氣數將盡只功夫」
攏是上乘的詩句,玆一一引用供讀者參考,漁夫以白話型的七字,講出台灣四佰外冬的歷史,並將台灣民族感情是非曲直,明白交待清楚,可看性真高。
  政治篇也擱卡精彩,這種寫法,自成一體,似詞像曲,是一種突破。讀了後,有一種快感,不覺莞爾一笑,譬如:「土匪兵,穿草鞋,身擔雨傘兼飯笠,看到東西就伊的」「全部罪名掛陳儀,死已死,別追伊」「泉州阿兄娶客婆,客人阿兄娶平埔…北京語,聽攏無,手牽阿山婆,真像走路的阿哥」「台灣社會黑索索,一堆一堆像垃圾,民代議員全阿哥,這款國家那會好」「姓毛穿粗布,一條內褲補閣補,霸佔江山駛毒步,煽動工人兼農奴」「輝仙走去美國坐,土匪瘋臉赤耙耙,人民日報像哭爸,喊出中國只一個」「台灣話,有啥罪?好種變成圓仔花,日本狗,吠足夠,台灣話,不准留,高雄變打狗,屏東變阿猴,台灣話,全部變稻草」,在台灣文學史上,應可占一席之地,至少,在詩體上,開創性的地位,自值來者研究。
另外,漁夫生活篇、宗教篇、遊記篇,原稿台語與國語交雜放置,如未注意「台語」「國語」註解,猶原以台語出聲,也無什麼敗害。這些詩作,屬現實主義創作,似現代詩,有時又像古詩,屬特別的詩體,攏適合譜曲,因為台語歌講究格律韻腳。
  漁夫自細漢,即自母親習唱七字仔歌謠,未入學前,當時仍屬鄉村的鹿耳門溪畔,有值得回憶的童年,十餘歲以「進仙」為師,吟唱「陳三五娘」「三伯英台」,打下好基礎,乃養成出口成句,收口成詩的習慣,有今仔日的成就,其來有自,為此樂於作序。
 


(本文作者是一位名詩人、教授佮律師,現任笠詩社社長、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。曾任嘉義地檢處檢察官、總統府國策顧問)

   
 
最佳瀏覽畫面1024 x 768 鹿耳門漁夫著作權所有 Copyright© National Palace Museum 網站設計:神網網路      聯絡我們:chi@luerhmenfisher.com